2020年世界丝绸贸易报告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2020年世界丝绸贸易报告

发布时间:2021-8-18 14:00:47

2020年世界丝绸贸易报告
作者:  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     发布日期:  2021-08-13 10:39:03     点击量:  129
 

【前言:中国、印度、土耳其、巴西、美国、日本、马来西亚、澳大利亚、泰国和欧盟(系指27个成员国对欧盟外贸易,下同)(以下简称“9国和欧盟”),是世界丝绸贸易最重要的参与者,其贸易总额约占全球贸易的85%。及时了解9国和欧盟的贸易情况,对政府部门决策和指导企业开拓国际市场将有重要的参考意义。现根据美国“全球贸易数据”公司(以下简称“GTA”)提供的各国(地区)统计部门的数据,对2020年丝绸贸易情况进行分析,供参考。】

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世界丝绸贸易各项数据全面大幅下滑。有关情况具体如下:

总体情况:

据GTA数据,2020年,9国和欧盟丝绸商品贸易额为227.82亿美元,同比下降21.17%。其中,出口额为110.51亿美元,同比下降21.18%;进口额为117.31亿美元,同比下降20.59%。

丝类贸易额6.33亿美元,同比下降33.41%;绸缎贸易额度34.32亿美元,同比下降22.28%;制成品贸易额187.17亿美元,同比下降20.46%。

9国和欧盟丝绸商品具体进出口情况如下:

一、出口情况

(一)9国和欧盟丝绸商品出口总体结构

2020年,9国和欧盟丝绸商品出口中,丝类和绸缎占比下降,而制成品所占比重上升。据GTA数据,丝类出口额为3.11亿美元,同比下降34.79%,占比2.81%,下降了0.56个百分点;绸缎出口额为20.51亿美元,同比下降23.14%,占比为18.56%,下降了0.33个百分点;制成品出口额为78.63亿美元,同比下降20.87%,占比为78.63%,上升0.89个百分点。

(二)9国和欧盟季度出口情况

从季度出口统计看,全年4个季度9国和欧盟丝绸商品出口额均下降。4个季度出口额分别为31亿美元、17亿美元、30亿美元和31亿美元。其中,第2季度降幅最大,达49.17%,其他3个季度降幅差别不大,分别为14.01%、9.02%和14.69%。

(三)9国和欧盟主要出口者情况

2020年,9国和欧盟的丝绸商品出口额均下降。主要供给者的出口额降幅均超过了10%。其中,中国出口额降幅最大,为50.26%。欧盟、印度和土耳其的出口降幅较为接近,分别为16.63%、16.44%和13.45%。

与2019年相比,欧盟、印度和土耳其出口额占比进一步增加,同比分别扩大了2.47、1.61和1.44个百分点。只有中国占比继续下降,同比减少了5.67个百分点。

欧盟、印度、土耳其和中国合计出口金额达99.25亿美元,占比为89.81%,与上年相比基本持平。(详见表1)。

(四)9国和欧盟丝类出口情况

1.金额

2020年,长丝类主要供应者中国和巴西出口额大幅下降,降幅分别为39.23%和29.88%;欧盟进口加工后复出口下降了9.63%;而短丝类主要供应者印度出口额大增25.59%。

从占比情况看,只有中国下降约7个百分点,巴西、欧盟和印度均有所增加,特别是印度增加了近1倍(详见表2)。

2.数量与单价

2020年9国和欧盟出口丝类9859.59吨,同比下降22.32%。中国、印度、巴西和欧盟为最主要供应者,出口数量合计9457吨,合计占比达95.92%。其中,只有印度出口量增长38.6%,而中国、巴西和欧盟出口量则降幅均较大,分别为37.79%、21.44%和16.98%。

从占比情况看,与上年相比,中国减少了约14个百分点,而印度则增加了约14个百分点,其余变化微小。

从平均单价看,丝类主要供应者中只有欧盟的出口价格同比增长8.91%,而中国、印度和巴西的出口单价均下降,降幅为2.31%、9.39%和10.74%。(详见表3)。

(五)9国和欧盟绸缎出口情况

2020年,9国和欧盟中只有土耳其出口额增长6.54%,其余出口额均下降且降幅超过15%。其中,中国出口降幅最大,为54.66%。

与2019年相比,中国和美国出口额占比分别下降了9.18和1.12个百分点,而欧盟和土耳其分别增加了2.21和7.66个百分点。其余出口额增减变化未超过1%(详见表4)。

(六)9国和欧盟丝绸制成品出口情况

2020年,丝绸制成品主要供应者出口额降幅均超过了15%。其中,中国降幅最大,为52.46%。欧盟、土耳其和印度的出口降幅接近,分别为16.52%、16.29%和21.12%。

从市场占比情况看,与上年相比,中国出口额占比进一步缩小,为6.41%,同比减少了4.25个百分点。欧盟和印度则分别增加了2.25和1.6百分点。其余出口额占比变化微小,增减均未超过0.25%(详见表5)。

结论:

1.丝绸商品出口额下降21.18%,为近年之最。

2.从季度出口情况看,丝绸商品出口降幅大小变化与新冠肺炎疫情在各国爆发的形势大致相同,第2季度出口降幅最大,而其他3个季度降幅相对较小。

3.丝类出口额降幅远大于出口量降幅,主要原因是以长丝为主的中国出口额下降39.23%,出口量下降37.79%,而以短丝为主的印度出口额增长25.59%,出口量增长了38.6%。单价较低的短丝出口量增长部分弥补了价格较高的长丝出口下跌。

4.丝类出口量降幅为22.32%,与绸缎23.14%和制成品20.87%的降幅接近,可以说三大类商品同步下降。

5.丝绸商品整体出口结构虽未发生大的变化,仍绝对以制成品为主,但丝类出口额占比仅为2.81%,首次跌至3%以下。

6.中国出口额下降50.62%。其中,丝类、绸缎和制成品的出口降幅在9国和欧盟中均最大。主要原因是中国丝绸出口受新冠肺炎疫情、中美经贸关系紧张和中印边境冲突等多重不利因素影响所致。

7.制成品主要供应者中,除中国外,其他出口降幅较为接近,均在15-24%之间。

二、进口情况

(一)9国和欧盟丝绸商品进口总体结构

2020年,9国和欧盟丝类进口3.21亿美元,同比下降32.01%;绸缎进口13.82亿美元,同比下降20.96%;制成品进口100.28亿美元,同比下降20.11%。

与2019年相比,丝类占比减少0.47个百分点;绸缎占比基本相当,仅减少0.05个百分点;制成品占比增加了0.52个百分点。

(二)9国和欧盟季度进口情况

2020年4个季度9国和欧盟丝绸商品进口均下降,进口额分别为37亿美元、22亿美元、30亿美元和28亿美元。从降幅看,第2季度最大,为41.53%,其他3季度降幅较为接近,分别为11.01%、14.79%和11.65%。

(三)9国和欧盟主要市场进口情况

丝绸商品最主要消费市场仍为欧盟、美国和日本,合计进口额为99.22亿美元,占比达84.57%,与往年相当。

欧美日三个主要市场进口降幅均超过了15%,分别为17.6%、25.45%和15.8%。新兴市场中,只有澳大利亚进口降幅低于10%,为6.26%,其他市场进口降幅均超过了18%。

值得关注的是,在9国和欧盟中,只有中国丝绸商品进口实现增长,且增幅达9.24%。

从进口额占比情况看,各方变化相对稳定,与上年相比,增减都未超过2个百分点(详见表6)。

(四)、9国和欧盟丝类进口情况

1.金额

2020年,欧盟重回第一大丝类进口市场,印度退居第二,日本仍是第三。这三大传统主要市场进口额均大幅下降。其中,印度和日本进口降幅超过40%,分别为47.23%和40.17%,欧盟进口降幅也达到了19.61%。合计金额为2.73亿美元,占比为84.91%,较上年减少了3.95个百分点。

由于进口额降幅大,印度和日本占比也相应有所减少,分别为29.43%和13.83%,较上年分别减少了8.49和1.89个百分点。欧盟占比进一步扩大,为41.65%,提高了6.43个百分点。

中国是丝类是进口额实现增长的唯一主要市场,同比增长17.47%,占比为9.56%,较上年增加4个百分点。(详见表7)。

2.数量与单价

数量:2020年,9国和欧盟进口丝类1.21万吨,同比下降15.15%。中国连续第2年成为丝类进口量最大的市场,并且是唯一保持增长的主要市场,同比增长了18.42%,占比达46.65%,较上年提升了13.16个百分点。

欧盟虽进口量同比下降15.7%,但反超印度成为第2大丝类进口市场,占比为22.69%,仅微降0.16个百分点。印度进口量降幅最大,为43.78%,占比为18%,较上年减少了9.17个百分点。日本仍为第4大进口市场,降幅为36.29%,占比为7.46%,下降了2.47个百分点。其余大部分市场进口量下降,但占比变化均在1%以下。

中国、欧盟、印度和日本合计进口量为1.14万吨,占比为94.5%。

单价:主要市场全年进口平均单价均下降。中国进口单价微降0.72%,欧盟、印度和日本进口单价降幅接近,分别为4.64%、6.14%和6.09%(详见表8)。

(五)9国和欧盟绸缎进口情况

2020年,9国和欧盟绸缎进口额均下降,其中中国降幅最大,为40.5%。欧盟和美国作为两个最大市场进口额降幅相当,分别为18.22%和21.82%。土耳其、印度、巴西和马来西亚进口降幅均超过了30%。

与2019年相比,9国和欧盟各方的进口额占比变化不大,增减均未超过1.5个百分点(详见表9)。

(六)9国和欧盟丝绸制成品进口情况

2020年,中国是9国和欧盟中唯一丝绸制成品进口额增长的国家,增幅为16.41%,占比为2.12%。

欧美日三个主要传统市场的进口额降幅均超了过15%,分别为17.44%、25.7%和15.66%。这三个传统主要市场合计87.85亿美元,占比为87.6%,与上年相比,微减约1个百分点。

新兴市场中,只有澳大利亚进口降幅较小,仅为6.31%,其余市场进口降幅均超过了15%。

从进口金额占比情况看,与2019年相比,美国变化最大,下降了2.46个百分点。欧盟增加了1.3个百分点,日本、澳大利亚和中国均有增加约0.7个百分点。其余市场变化微小(详见表10)。

结论:

1.除中国外,其余市场进口额均下降。其中,欧盟、美国和日本三个传统主要市场进口丝绸商品降幅均超过了15%,为近年之最。

2.与出口形势基本一致,第2季度进口额降幅最大,其他三个季度降幅接近。

3.中国成丝绸商品进口唯一增长的国家。其中丝类和制成品进口增幅相当,分别增长17.47%和16.41%,只有绸缎进口下降40.5%。

4.从大类情况看,丝类进口额降幅最大,为32.01%,绸缎和制成品降幅相当,分别为20.96%和20.11%。而丝类进口量下降15.15%,小于绸缎和制成品的进口额降幅,主要得益于中国短丝进口量增长18.42%。

5.中国连续第2年成为丝类进口量最大市场,且进口量超过出口量62吨。同时,进口量超过第2名欧盟和第3名印度之和695吨。中国进口丝类主要来自印度(2753吨,增长32%)、乌兹别克斯坦(1294吨,增长26%)、越南(837吨,增长27%和缅甸(252吨,增长27%)。

据了解,近年来国内蚕丝被市场销售形势很好,以浙江桐乡和江苏吴江为主的企业,为节省成本,大多采用进口废丝或绵片用于蚕丝被加工生产,是丝类进口增长的主因。

6.主要市场进口的丝类,无论是短丝还是长丝进口平均单价均有所下降,但降幅相对较小。

7.9国和欧盟中无一市场绸缎进口增长,全部下降。其中,欧盟和美国进口额合计占比高达60%,降幅都在20%左右。

8.欧盟、美国和日本作为丝绸制成品最主要市场,进口额无一例外下降,降幅都超过了15%。中国是制成品进口唯一增长的市场。

(esilk.net声明:本网登载此文旨在传递更多行业资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